第三章“至上”

分类:科幻小说 字数:31913 更新时间:2021-10-21
“你所说的这些具体依据是什么??”萧嵘峥皱眉站在白板边上,一只手抱胸一只手托着下巴问道。“目前可以断定的两位受害者都死于空气针,而这类的作案手法对凶手的知识和犯罪手法要求很高。也就是说,一般静脉输液不小心进入少量的空气是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的。而拥有可以一次性输入100ML空气的入射器很不常见,这可能是凶手自己特意制作的。所以凶手一定要具有医学背景,哪怕不是医护人员也可以是相关工作。”程晗停顿了一下,接过徐冉冉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接着说道。“至于其他的,我建议您先去两位受害人工作的‘至上’娱乐会所好好调查一下,但是最好不要打草惊蛇,低调行事为好。但是要快呦,说不定凶手已经锁定了下一个目标呢。”“程博士说的很对,目前来看这个凶手并不是冲动犯罪,而是有目的和计划的。不过’至上’这个娱乐会所有些涉黑背景,从上到下嘴严的很。一星期前的梅眉开始,我们的同事们就没有什么突破。”萧嵘峥叹了口气,他从上周开始每天愁的头发掉了一大把,要是再没线索,他觉得自己怕是要‘绝顶’了。程晗站在旁边,默默把他焦急的样子看在眼里,“我是那里的VIP,如果萧警官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配合您进行化装侦查。”“那真是太好了!”萧嵘峥抬起头,眼睛亮亮地看向程晗,好像是为了表示感谢,硬是从嘴角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给她。看惯了严肃的萧警官的程晗,只觉得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起了一层,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徐冉冉,你跟老谢去第二监狱,联系一下三个月前的犯罪嫌疑人,看看跟本案能不能有关联,并且跟石头他们取得联系。程博士,麻烦你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出发去‘至上’。”萧嵘峥说完,便去旁边的更衣室换便装去了,让程晗在门口等他一下。徐冉冉走之前还有些不放心,她戳了戳正在发呆的程晗说道,“阿晗,我们老大人其实挺好的,就是有时候吧,为了案子,脾气不太好,态度凶了点儿,嘴有些坏,你看他刚才笑得多瘆人。你可得多担待些,咱们可是为人民除害呢。他要是让你不高兴了,你回来跟我说哈,我让我爸收拾他!”程晗看着徐冉冉一脸担心的样子,踮起脚,摸了摸女孩的短发,笑道,“知道啦,我们厅长千金可是一言九鼎,保证他不敢欺负我。放心吧,大家都是公事公办,他不会难为我一个女孩子的。”徐冉冉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的快步跟上谢文聪的步伐,出了警局。程晗就这样倚靠在墙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发呆。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只有窗外高大的白杨树上,树枝随风沙沙作响。一会儿的工夫,更衣室的门开了,萧嵘峥换去了警服,里面穿里一件有些贴身的白色T恤衫,外面敞着怀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衬衫当外套。好多个口袋的黑色工装裤搭配着跟程晗一样的同款黑色马丁靴,衬得原本就修长的腿,更长了。男人看着面前这个只看了自己一眼就转移视线看向外面的女孩,有些不自在地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走吧。”说完,便长腿一迈的向外走去,也没看程晗有没有跟上。直到程晗一路小跑地跟到门外,就见萧嵘峥站在一辆红色的奔驰大G边上左右打量着,看到程晗跟上来,有点儿兴奋地问道,“程博士,这是你的车吗?”程晗点点头,把钥匙扔给萧嵘峥,“你开吧。”说着坐到了副驾上。萧嵘峥接过钥匙,长腿一迈便坐在驾驶座上,接着开始把座椅空间调到最大,一边调还不忘跟程晗解释道。“我本来想开警车的,可是又一想,咱们不是化装侦查嘛!再加上程博士你还是VIP,咱不得开辆敞亮点儿,配得上VIP身份的车,省得让人发现端倪。你说呢程博士!”程晗只‘嗯’了一声,觉得旁边的男人有些话多,便闭上眼睛不再理他。萧嵘峥看到女孩这样,识趣地闭上嘴巴,专心开车,不再讲话。车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柑橘的味道,似乎给这个有些凋零的秋天添了一点生机。车子一路前行,道路两旁的高大的建筑被飞快地抛向身后。没有了高楼的遮挡,视野也越来越开阔。他们的车子驶进了一座山里,一条盘山公路蜿蜒曲折,成为了进出的唯一通道。路两旁只有青翠的松柏,偶尔的几声鸟叫,还有潺潺流水的声音无不让人沉醉。闭上眼睛,仿佛能洗掉身上来自城市的喧嚣。这盘山公路的尽头,是一座富丽堂皇的欧式庄园,像极了中世纪的欧洲贵族的住所。大门口的铁门关的紧紧的,仿佛在说’闲人免进’。萧嵘峥在门前停了车,扭过头看向程晗。只见她递过来一张金灿灿的卡片,然后指了指铁门上亮着红点的感应器,“把卡放在上面!”只见卡一贴上去,门“咔”的一声开了。看见门开了,程晗颇有深意地看了萧嵘峥一眼,嘱咐着,“萧警官,一会儿可要打好配合呀!”萧嵘峥表情严肃地点点头,程晗看着他这样,却莫名觉得好笑。看到萧嵘峥向自己这边看过来,她连忙把手架在窗框上,托着腮,扭头看向车外的风景。刚从铁门进来,便是一座由几个小天使雕塑组成的音乐喷泉池,而绕过这座喷泉池才是接待大厅的门口。萧嵘峥把车子停在门口,两边彬彬有礼,西装笔挺的侍者过来打开车门,伸手挡着车门框,把他们请下了下来。程晗示意他把手中的金卡给侍者,那人接过来看了看,走到一边用对讲机说了什么。另一位侍者接过车钥匙,帮他们把车开去停好。两人走进接待大厅,一进去便是觉得耀眼,放眼望去,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金色的。“请问您二位需要什么服务?”身着量身剪裁旗袍,笑容可掬的漂亮女服务生走过来问道。“用餐。”程晗说着,伸手挽上萧嵘峥的胳膊,举止亲昵的把头靠向他的胳膊,撒娇道。“阿荣~人家觉得两个人吃没意思,人家想要漂亮的小姐姐陪着。古人都说秀色可餐,有漂亮小姐姐陪着,人家肯定能多吃一碗饭呢。”萧嵘峥看了正挂在自己胳膊上,仰着头,像小猫儿一样撒娇的小姑娘,很快进入角色。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豪爽地向服务生说道。“听见没,把你们最漂亮的小姐姐请过来,再开一瓶好酒给我们送到包间来。”说完,两人便搂抱腻歪着在前面的服务生的指引下走向包间。服务生全程都是训练有素的得体微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普通人进来这里只能吃吃喝喝,再做个SPA什么的。只有银卡和金卡的会员才能慢慢打开权限,享受一些普通客人没有的服务。当然,不同颜色的会员,接待的服务生等级也是不同的。两人腻歪间已经来到了包间外,服务生有礼地把两位请了进去,弯腰鞠了一躬道。“饭菜一会儿就好,我先帮您开瓶酒,您要的人马上过来陪您二位。”说完弯腰退着走了三步这才转过身离开。此刻包间里只有程晗和萧嵘峥两个人,程晗已经松开挽着男人胳膊的手坐在了靠窗的位置。她拿起茶壶,斟了两杯茶,一杯自己端着慢慢喝,而另一杯递给了萧嵘峥。萧嵘峥接过茶,坐到了女孩旁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短寸,把杯里的茶一饮而尽。刚泡好的茶还有些烫,萧嵘峥感觉舌头上的皮都要没有,捂着嘴偷偷往外面哈着气,但面上却不露声色。程晗就这样自顾自地喝着手里的茶,伸手放了一张餐巾到萧嵘峥面前。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程晗放下茶杯,像没有了骨头一样靠在萧嵘峥身上,顺势拿起刚刚那块餐巾帮他擦拭掉嘴角的茶水。“当当当”“进来!”萧嵘峥调整了一下姿势,把黏在他身上的程晗搂在怀里,才让门外的人进来。门打开,两位风格各异的女人端着两瓶人头马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女人烫着卷卷的波浪,大红色的紧身包臀连衣裙显示着美好的曲线,踩着将近十二厘米的黑色绑带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过来坐在了萧嵘峥的身边。而另一个女人只穿了一件长袖的方领白色雪纺的连衣裙,黑色柔顺的头发就这样随意散着,仿佛中世纪油画中走出来的一般。她扫了一眼屋内的局势,特意绕了一圈,坐在了程晗的身边。红衣服的率先在酒杯里倒上酒,身体前倾,双手递到萧嵘峥的面前。萧嵘峥不着痕迹地向后靠着,只觉得这个女人的香水味有些刺鼻,却一边应付道,“多谢!你也喝。”而另一边,程晗依旧靠在萧嵘峥身上,懒洋洋地伸手接过白衣女人手里的酒杯,抿了一口,轻佻地伸手抓了一小撮女人肩上的秀发,在手指间绕来绕去。“这位姐姐可真漂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桔梗。”“桔梗姐姐怕是这里最好看的吧,果然,看到好看的人食欲就好了不少。你说是吧,阿荣。”听到程晗叫自己,萧嵘峥点头说是,说完还不忘往程晗身边凑了凑。心里暗自觉得程博士身上的柑橘味儿可比这个女人的过于浓烈的香水味好闻多了。而红衣女人不甘桔梗受到关注,忍不住插话道。“小姑娘,她才不是我们这儿最好看的呢。我们这儿最好看的姐姐叫柳依依,不过她好几天没来了。”萧嵘峥听到,搂着程晗的手暗暗用了用力。程晗只是不理他,依旧一边把玩着桔梗的头发,一边喝着酒。萧嵘峥只能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肩膀,给自己出了口气,然后开口道。“柳依依?我们来了这么多次,都是梅眉接待的,哪里来的柳依依。要我看呀,我家亲爱的说的对,桔梗肯定是你们这儿最好看的。”红衣女人听到梅眉的名字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恐的说道。“您这怕是有日子没来了吧,看您二位也是梅眉的常客,就实话跟您透个底。”女人看了看门口,压低了声音说道。“梅眉,死了。”萧嵘峥叹了口气,表示可惜。而一直在跟桔梗喝酒的程晗听了突然来了兴致,给红衣女人倒了杯酒,问道。“姐姐,有个问题我一直挺好奇的。你说,梅眉姐姐的脸那么好看,有没有可能是假的呀。”说完,她一脸天真的看向女人,脸上充满了求知欲。女人欲言又止,显得很是为难。程晗笑了笑,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支票本,随手写了写拿在手里对女人晃了晃。“姐姐,你就告诉我嘛~这个给你当小费喽。人家就是看你们都长的这么漂亮,也想去整一下嘛!”女人接过,看到上面写着五万的字样,点了点头。“姑娘可别乱说,您这原装的都比我们改装的强不知道多少,您可别笑话我们呢!不过呢,我们这行呀,想要往上走,多少都要动个刀子。说起来,梅眉的医院还是我介绍的呢。你看她一整完,立刻就不一样了。接待的也都是金卡的客人,可惜就是命短了点儿。”女人把支票藏到了自己的双峰之间,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程晗伸手跟她碰了一下杯,也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哎,说起来我一个月前还过来找梅姐姐玩呢,结果我们两个就到国外出差了,没腾出空来。本来想着从国外回来还能见到她,谁想到。哎,真是可惜了了。”说完,她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坐在一边的桔梗很有眼色的又给她倒了满满一杯。见她还想往嘴里送,萧嵘峥连忙抓着她拿酒杯的手道。“乖,先别喝那么快。你不是想吃这里的糟溜鱼片么,一会儿菜上了再喝。”萧嵘峥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顺手把程晗散落在耳边的一缕碎发给捋到了耳后。“人家就是难过嘛,到最后都没能见梅姐姐一面。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能见到梅姐姐最后一面。”程晗双手抱着萧嵘峥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胸膛,撒娇似的抱怨着。萧嵘峥感受到女孩暖暖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胸膛上痒痒的,脸上开始慢慢变红,不过好在他皮肤黑些,不怎么明显。他就势环抱住程晗,轻轻地拍打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两个女子坐在旁边有些难为情,这还是头一次碰见陪客人把客人给陪哭了的情况。红衣女人眼睛一转,张口安慰道,“姑娘,你也别太伤心。我听说梅眉最后一个去见的也是个熟客来着,好像叫‘红鸡’的。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反正是挺有钱。”“有钱?我也有钱呀!”程晗在萧嵘峥怀里吸了吸鼻子,掏出口袋里的支票本晃了晃。几个人都被她憨憨的样子逗笑了,萧嵘峥拿了一块餐巾帮她擦了擦鼻子。而这是包间的门又开了,一个个服务生端着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菜肴走进来。先前的压抑和不开心一下子都被美食和美酒一扫而光,包间里开始了推杯换盏。程晗满脸通红,醉眼迷离的在两位美女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走在萧嵘峥后面,等到萧嵘峥打开房间门,这才从两位美女的手中接过她来。“两位请回吧,服务费我们照常给,今天她挺开心的,谢谢你们!”说着便带着程晗进门,’啪’的一声,干净利落地关上了门。门外的两位只是耸耸肩膀,对视了一眼。饭局上就知道这两位喜怒无常的,脾气不比一般人,可是出手的确阔绰。而且不用’服务’还能拿钱,何乐而不为呀。于是两人快步离开了门口,生怕屋里的人后悔。而房间里,刚刚还醉眼迷离,连路都走不了的程晗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摆脱了萧嵘峥的手,径自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萧警官,这一晚有什么发现吗?”洗完脸的程晗从卫生间出来,一边拿毛巾擦脸,一边问道。“梅眉生前的最后一个客人,那个叫‘红鸡’的嫌疑很大。”萧嵘峥递了一杯热水给程晗。“谢谢,而且刚刚桔梗告诉我‘红鸡’不仅找过梅眉,还找过柳依依,前两天也来找过她。”喝了几口热水,程晗才觉得胃里舒服些。“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萧嵘峥诧异。“我去卫生间的时候,她陪我去的。女孩子都是成群结对去卫生间的,而往往这个时候更容易分享秘密。”“程博士,你就实话实说吧,花了多少钱。”萧嵘峥促狭地看着她。“……五万……”“真是大方呀,萧某佩服。”萧嵘峥有些坏笑道。程晗只觉得这男人话里话外都满是讽刺,尤其是此刻他脸上的笑容格外刺眼。她又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对正笑得欢的男人说道,“化装侦查嘛,当然要进入角色。而且,用的都是我自己的钱,不用局里报销。”她一口气喝光了剩下的水,看到男人还在那里捂着嘴笑,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爽,“萧警官要是不想现在自己走回去就接着笑!”果然,笑声戛然而止。萧嵘峥看着程晗脸色不大对,立刻道歉,“程博士说的对,我不是有意的。”“没关系,您还是把刚刚的发现发到局里吧,让他们先做点准备。没什么事,我先去睡了。”程晗又给自己倒了杯水,端着水就准备往里面的客卧走去。“程博士!”萧嵘峥突然在背后喊住她。“萧警官还有什么事?”“那个,我为我今天跟你说的那些不礼貌的话道歉。我这人不怎么会说话,有时候又是为了案子着急,冒犯到你了,但是我真的没别的意思!”男人有些局促地抓着自己的寸头,不敢看向程晗。程晗看着眼前高高大大的男人,笑了。这样的人其实挺容易让人有好感的,工作认真,真诚,知错能改。“没事,那么,以后合作愉快!”“合作愉快!”

章节列表

发布评论

关于第三章“至上”的精彩评论(679)

  • 归期
    夏老卒之一句,若是提醒张小天于,张小天默里点了一下头,遂起身辞。
    2021-10-21 661
  • 双麻酥
    及左右,牧羊犬则瓮声瓮气者矣再,然后罗昼一劲之摇鸡奋豚旋。
    2021-10-21 68
  • 威武叔
    纸包不住火之,故以此消息不是,鲁冠则将有欲事。
    2021-10-21 230
  • 奥比椰
    此隙一见便作惊天震,则轰然崩,层层解下,无数冰倒卷爆开,全冰池尽散!
    2021-10-21 218
  • 客徒
    耳!萧某为子之爱亲情感。谓当耍赖兮,大丈夫一言即出,驷马难追。
    2021-10-21 482
  • 四六妖
    方道友。我请笺上写的明白,戌行,汝而迟矣,杲当自罚三杯!
    2021-10-21 398
  • 骑行江湖
    而皓所以息,以之固非己之本,而云仙子。
    2021-10-21 959
  • 鱼和肉
    虽法堂弟子籍秘,而鲁冠但有时有心,自是监中犹得以伺隙者,时犹能不阿。
    2021-10-21 943
  • 庄不周
    于此时,符器道主目索望封山,不阴不阳之于皇甫紫竹曰。
    2021-10-21 714
  • 威泽
    众修士之地视这一幕,每人眼中皆难抑之溢出震之色,其不曾念,两人相斗,
    2021-10-21 748
  • 鱼和肉
    无奈下只看向南风,以口型求,当曰点啥
    2021-10-21 326
  • 阡南望
    如此一番剿天鹰使,宋飞虽在他人前,示信甚者,而心亦有七层掌,
    2021-10-21 25
  • 奥比椰
    那一身衣都是油乎乎之,顾垢,不知何岁月不洗矣。
    2021-10-21 812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