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学徒

分类:科幻小说 字数:31913 更新时间:2021-10-21
“老大,查到了!”谢文聪兴奋地大喊。大家一起围到电脑前,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叫“学无止境”的私密贴吧。乍一看,里面充满的都是非常正能量并且积极向上的发言和标题。贴吧的成员互相把自己学习中的问题发表出来,再相互解答。而要想查看和回答这些问题,不仅要成为高级会员,还要缴纳一定的费用。此时谢文聪打开的标题是“如何利用勾股定理,计算出茂峰山的高度”。“这还用算嘛,地图上一查不就知道了!真有意思,这就是你查到的?”徐冉冉有些失望的埋怨着。“你等一下。”只见谢文聪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了几下,贴文打开,里面竟然详细描述了死者的衣着,样貌,身高,体重,三围,死亡地点甚至还有死者的身份背景。该死者名叫柳依依,是‘至上’私人会所的高级外围女郎。“还有其他的帖子吗?”萧嵘峥问道。“这是目前为止这个贴吧唯一的贴子,而且就这一篇贴子还是经过了层层加密的,一般的网民不会轻易看到。”徐冉冉有些疑惑的问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哪怕是杀人凶手想要有跟警察较量的快感,只要公布地点就好,为什么还要有样貌和三围?”。“冉冉,你记得三个月前破获的那起西南医学院的大体老师失踪案吗?”萧嵘峥眉头紧锁,看着屏幕上的文字突然发声。“老大,你是说这个贴吧跟三个月前的那个案子有关系?”“对,你还记得当时失踪的是什么样的尸体吗?”“是位女性的,而且我有去调查过她生前的资料,长得还秀气端正呢。唉,真可惜这么好的人碰上这样的……”徐冉冉说着,突然停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地看向萧嵘峥。“你们下午去一趟第二监狱!在那之前,我们要先调查一下柳依依生前跟什么人接触过。”说完,萧嵘峥便转身,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天台上,有清风拂来,吹着萧嵘峥满是汗水的脸。他从裤兜里拿出湿纸巾擦了一下,这纸巾的包装上有着那股淡淡的柑橘的清甜,脑海里浮现出上午那个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笑容的女孩。他点了一支烟,不过并没有放进嘴里,而只是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任烟草燃烧。他就在这烟雾缭绕中坐在天台的台阶上,望着楼下的车水马龙发呆。与其说发呆,其实却更像是把最近几个月的案子走马灯一般的在脑子里过一遍。似乎从三个月前的偷尸案,到上周那个叫梅眉的死者,再到如今。看似是三个完全独立的案子,却有着太多的疑点,和关联。萧嵘峥揉了揉太阳穴,心里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老大,法医的尸检结果出来了。”谢文聪打开天台的门,从里面探头出来。“来了。”萧嵘峥迅速地把手里的香烟在地上摁灭,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把剩下的小半根重新塞进了盒子里。谢文聪看到他这样,不觉有些好笑地调侃道,“不知道的要是看到你这样,还以为你烟瘾有多大呢。谁能想到,你只是把它们当香薰用。你是不是听说女孩子喜欢身上有淡淡烟草味的男人,你才这么做的?”“嘿,我说老谢,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正经。”说完,便作势要上脚踢他。谢文聪见状,连忙把门一带,边跑边扯着嗓子大喊,“哎呦,老萧,君子动口不动手哈!不开你玩笑了,走吧。”鉴定意见:死者柳依依,系大量空气随血液进入心脏导致的心肌梗塞而死亡。“这种死亡方式就是我们俗称的空气针。死者的手臂和后腰处有八个静脉注射器针孔,并刚刚做完绝育手术。空气很有可能是通过这几个针孔进入到死者静脉,从而进入心脏。死者的身上有多处石头的擦伤,而最大的伤口为十厘米是在死者下腹偏右的位置,可以确认是被山石的棱角划伤。但根据现场的仅有一小片暗红色血迹来看,该伤口是死者死亡之后留下的。从死者身上的已经出现腐败绿斑,角膜呈半透明状,可得出死者已死亡大约二十四小时。初步判断死亡时间为九月二十四日凌晨三点到六点之间,也就是昨天。而且死者生前做过隆胸手术。”法医一边说,萧嵘峥一边在白板上写着什么。不一会儿,一张对比图出现在众人眼前。“死者柳依依与一周前的死者梅眉死于血液中存在大量空气导致的心肌梗死,并且都做过绝育手术。我觉得这两个案子的凶手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连环杀人案?”徐冉冉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对,而且不排除凶手还会继续作案的可能。所以我们现在需要有罪犯的侧写,才能缩小范围。老谢,你联系一下王敏之教授,她可是最有名的犯罪心理学的专家。冉冉,你去问一下石头他们进展的怎么样了?”“老大,王教授说她在外地讲座,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她让她的学生过来当咱们的顾问,是个博士。”谢文聪挂断电话,有些一言难尽的看向萧嵘峥。萧嵘峥听完,不禁挑眉思索了一下,脸上带着肉眼可见的嫌弃,然后勉勉强强地说道。“行吧,你倒时可看好了那个博士,可别忙没帮上还让他给咱们添乱。”“保证完成任务!”程晗写了一会儿论文觉得有些饿了,问了一下老两口的意见便起来去厨房里忙了起来。她揉好面,弄好馅料,趁着醒面的功夫打开她在A市双语实验学校的工作邮箱。为了写研究论文,她趁着空闲时间在那个学校帮孩子们做心理辅导。一封邮件弹了出来,寄件人是一个叫李子奇的三年级小男孩。程晗对他有印象,因为她去学校的时候听他们老师讲过这个孩子。说是家境很好,就是父母很忙,被爷爷奶奶宠的脾气太大。实在不知道这个孩子他会给自己发什么样的邮件。亲爱的程老师:你好,我是三年级二班的李子奇。你在开学典礼上说如果我们不开心了,就可以给你发邮件,那我就不客气啦。我就觉得我最近不开心,班上的同学们好像讨厌我了,我给他们带零食的时候还好好的。可是,有几天没有带零食,就没有人过来跟我说话,没有人下课的时候跟我玩,放学也没有人过来跟我一起回家了。我感觉我很不开心,再也没有了一二年级的无忧无虑了。程老师你能告诉我该怎么从新(重新,小孩子的错别字)快乐起来吗?看着电脑上小孩子稚嫩,还带有错别字的话语和那字里行间的苦闷之情,程晗有些有些忍俊不禁。不过家境优渥并且被过度溺爱的孩子如果没有得到很好的引导,往往会在成年之后缺少对道德和法律的敬畏之心。因为他们会觉得自己犯了错,总会有人帮自己摆平。就像摔倒了之后,他们不会觉得是自己没有走稳,而是这条路的问题。程晗倒是很高兴这个孩子能主动发邮件给自己这个心理辅导老师,说明他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她想了想,便开始在键盘上敲打起来。亲爱的李子齐同学:你好,老师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对于你所说的烦恼老师帮你想了个办法,你可以先试试看。真正的友情并不是靠零食来维系的,而是真心和对彼此的付出。老师首先想要你观察一下你觉得班上关系好的同学,看看他们之间是怎么相处的。然后呢,老师希望你能在每次想要对同学发脾气的时候,先数五个数,想一想发脾气是否能够解决问题。最后呢,老师建议子奇同学以后可以不同带零食来学校,而是试着去跟同学聊天,用心记下同学跟你说的话,做一个好的倾听者。并且,在同学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你的手,帮他们一把。交朋友嘛,大家都是真心换真心的。你自己也亲身体会过,用零食收买来的友谊,在你没有零食的时候就不会长久的,对不对?希望这些可以让你回到一二年级的无忧无虑。程老师程晗笑着回完邮件,起身拿了一件印着R2D2那个可爱机器人的围裙围上,去厨房里烙菜盒子了,胡萝卜粉丝鸡蛋馅的。其实呢,她本来想做韭菜鸡蛋虾仁的来着,可是觉得徐冉冉最近用眼过度,就决定用胡萝卜给她补充下维生素A。就在她拿着铲子给锅里的饼子翻面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喂,老师。您的讲座进行的怎么样呀?”“讲座还有二十分钟就要开始了。阿晗,我这边有件事需要你去帮我走一趟。”“老师,您说。”“A市刑侦大队那边刚跟我联系,想要我去帮他们进行犯罪侧写。我这不是走不开么,身为我的学生你替我去一趟,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实践一下。”“刑侦大队?那不是徐冉冉在的地方吗?”“对呀,你跟冉冉两个人可以一起工作,互相还能有个照应。”“没问题是没问题,可是我下周要去双语实验学校做心理辅导呀,来不及怎么办?”“哎呦,这还不好说嘛。我下周就回来了,到时候替你去辅导不就行了。我跟他们校长还熟,提前打个招呼就行。那就说好了哈!对了,阿晗,你那篇论文也记得有空写一下,别忘了啊!”“好好好,您放心吧。”挂了电话,程晗看着刚刚出锅的,煎的金黄酥脆,还热气腾腾的菜盒子。拣出了几个留给家里的老两口,还顺便拌了一盘老醋花生给他们开开胃,剩下的都装进了保温饭盒里。香喷喷的菜盒子,整齐有序地叠在一起,把饭盒装的满满的。她提着饭盒走到玄关处一边穿鞋一遍冲还在屋里的老两口喊道。“爸爸妈妈,我有工作出去一下,饭已经好了,你们记得趁热吃呀。”“那今天晚上还回家吗?我们等你回来吃饭?”老两口闻声从房间里出来,有些担心地问道。“没事儿,我可能要忙一阵子了。这段时间先住我自己的公寓那儿吧,省的回来太晚打扰到你们休息。好啦,快去吃饭吧,别担心了。”程晗穿好鞋,起身轻轻抱了抱老两口,然后匆匆地离开了。刚从车上下来,程晗便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警察在警局门口东张西望的,是不是地抬起手看一下腕上的手表,好像在等什么人。她也没太在意,径直走到警卫室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同志你好,我是王敏之教授派过来协助你们破案的。”“你就是那个博士吧!”警卫室里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高瘦的警察同志就径自跑了过来,神情激动的说道。程晗点头说是,便被对方连拉带拽地带进了门。“王教授说要来一个博士,没想到来了个女博士!”程晗听了这话,轻轻挑了下眉,抬眼看着那个警察问道。“女博士怎么了?”“你瞧我说的,我这可没别的意思哈,纯粹是表示惊喜。哎呦,你看看,小姑娘家家怎么能拎这么大的饭盒呢,来来来,我帮你拿着先。”说完,他拿过程晗手里的饭盒,缩了缩脖子,快步向办公室走去。一进办公室的门,就看到正中间的白板上两个案子的对比图和两位死者的生前关系图,程晗饶有兴趣地走到白板前面仔细看着每一个信息。“哎,你,谁让你进来,快出去!怎么是你?”萧嵘峥去洗了把脸的功夫,回来就见一个有些陌生又熟悉的背影站在白板前,连忙出声,却在发现是程晗的时候,本来凶狠的语气一下子转了个弯,导致了一点点的破音。“萧警官,又见面了。”程晗看着两次都对她凶巴巴的男人,微微扬起嘴角,似笑非笑,眼睛却上下地打量起他来。看样子这人是刚洗完脸,脸上的水还没来得急擦干就匆匆赶回来了,就连他短短的寸头上都有水珠在上面。没有了上午在茂峰山上的泥泞花脸,看着此刻萧嵘峥的样子,程晗不禁想起陆文瑾女士说的,浓眉大眼,长相端正而且还一身正气的男生怕就是这个样子吧。“老大,这就是王教授派来帮咱们做心理侧写的,那个博士!”谢文聪把饭盒放在桌子上,嗅了嗅,感叹着,好香呀。萧嵘峥抽了张纸巾边擦着脸上的水珠,边说道,“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没什么经验的话,可以马上离开,我也不会对王教授说什么,省的留下给我们添乱。真有什么事儿,我们可顾不得你!”“老大,你这话说的可有点不尊重人啊!”徐冉冉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听到这话,有些气不过的把程晗拽到身边,掐着腰,对萧嵘峥怒目相向。程晗倒是无所谓的样子,把徐冉冉拉到桌子前,先是从背包里拿出消毒湿巾让她擦手,然后打开了饭盒盖子。一时间,菜盒子的香气弥漫开来,其他人也才想起来自己到现在都还没吃饭。闻着香味儿,肚子开始唱起了空城计。程晗听了众人肚子咕噜噜的叫声,只是微微笑了下,“我带了挺多吃的过来,没吃饭的同志可以过来吃点垫一下肚子。”她张罗着徐冉冉坐下,又用纸巾包着四个菜盒子递给一旁的谢文聪,转头对萧嵘峥说道。“萧警官如果不嫌弃也可以吃点儿。我呢,的确能力有限,不过您先让我看一下现有的资料,我给您说道说道。您要是觉得还行呢,咱们就当一段时间的同事,要是不行,您就当我是来送饭饭的。”谢文聪看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紧张,伸手递了一个菜盒子到萧嵘峥嘴边。男人就势张嘴咬了一口,点了点头,冲着程晗道了声谢。程晗笑了笑,又给了担心的徐冉冉一个安抚的眼神,便看起所有的资料来。办公室里弥漫着菜盒子的香气,大家都在安静的进食,除了咀嚼的声音,没有人说话。萧嵘峥已经吃了五个了,眼见着饭盒里还剩下最后一个了,他跟谢文聪同时伸手上去。两个人你撅嘴我瞪眼的较量了一会儿,最后不情不愿地从中间一分为二,一人一半。“萧警官,吃好没?”程晗突然问了一句,让还没来得及咽下最后一口的萧嵘峥噎了一下,开始咯咯地打起嗝来。他猛喝了一大杯水,清了清嗓子,面部改色地说出了两个字,“好了。”“那我开始了!从犯罪手法和两位死者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两起案子的确是同一个人所为。而这个人可以初步确定为男性,二十三到三十五岁,单亲家庭长大,对女性有着极强的报复心理,有一定的医学背景,并且精通医理,拥有一定的社会财富基础。”

章节列表

发布评论

关于第二章学徒的精彩评论(679)

  • 就不吃辣椒
    至今日,楚云审,太虚祖龙之位是有多高。
    2021-10-21 252
  • 水山雨
    脏腑,其外,至于叶凌之眼眸中,亦见其茫茫之黑水,亦即在此一刻,
    2021-10-21 240
  • 吊脚楼
    兵休息二时,上遂发来命,阿尔弗雷德人不避,则直攻。
    2021-10-21 504
  • 上官冰瑜
    王冬再出大神,一龟蛇盘。,顿碎此困之蛇,旋王冬前开一间隙,其步而入。
    2021-10-21 420
  • 谁家春早
    嘉初吊儿郎,但见玄当勉闻后,其亦闻道,这厮之炼性不差,至于太乙散仙末,
    2021-10-21 981
  • 踏雪无尘
    十连之大门之弟子皆无以,束手无策,其能有法自此府出?
    2021-10-21 965
  • 十万豆包
    而次忽见了惊人的一幕,此阴煞血尸于见此珠之,眼中之尤显猩红,
    2021-10-21 736
  • 无期屠行
    恩?方是时,秦飞眉一挑,如忽见也。
    2021-10-21 770
  • 云朝楚楚
    不知!叶君神淡,一副事不关己者。
    2021-10-21 168
  • 王老实种花
    嘎嘎嗄!真是睡了便有人送枕,此道直通大路,是亦美矣!老龟悦之曰。
    2021-10-21 130
  • 只爱瞳青青
    其侧首望了一眼幻雨灵之面苍白云,幽叹了一声,
    2021-10-21 795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