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有案子了

分类:科幻小说 字数:31913 更新时间:2021-10-21
九月的A市天气已渐渐转凉,来茂峰山晨练爬山的人也不似夏日那般多了。王强向往常一样沿着茂峰山后山的步道向上慢慢走着,他年纪大了,腿脚也有些不灵了,可是这也挡不住他喜爱着程光中的美景。还不到六点,太阳才刚从地平线上升起,向山下望去,翠绿的松柏被薄雾环绕,犹如置身蓬莱仙境。王强一步步走着,边走还边吹着口哨,四周除了是不是传来的鸟叫声,就只有微风拂过树叶时沙沙作响。终于在天光大亮时,王强登上了茂峰山的山顶。他站在山顶的观景亭里,看着脚下在晨光中生机盎然的城市,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双手放在放在嘴边做喇叭状放声地大喊。“啊~”当有些微冷的空气进入到王强的肺中,他觉得自己仿佛年轻了不少。他转身准备下山时,瞥见观景亭下大约十米,陡峭的山坡上屹立着一块棱角分明的大石块,而石头上有着一小块黑红色。他本来没太放在心上,准备下山离开,可是走了几步,没有了视觉盲区之后,再看向那块大石,王强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凉了。A市刑侦大队接到报案,有市民称在茂峰山山顶发现一具女尸。徐冉冉到达的时候案发地已经围上了黄色的警戒线,有几个民警守着。她走上前,跟守着的同僚敬了个礼,并出示了自己的警官证。“你好,刑警大队徐冉冉。”对方回礼,并打开警戒线放她进去了。徐冉冉快步走向那个正戴着手套半蹲在那里检查尸体的男人身边,男人抬起头,看到徐冉冉,微微皱了皱眉。徐冉冉看到他这样,连忙立正,敬了个礼。“报告队长,刑侦大队徐冉冉请求归队。”“你不是在休假么,怎么回来了?”萧嵘峥的声音低沉还有些沙哑,说话间他站起身来,摘掉手套快步向警戒线外走去。徐冉冉连忙跟上去,一脸谄媚地笑道。“我这不是听说有案子嘛,怕老大你们忙不过来,特地归队帮忙的。”、“得了吧,我看你是在家闲不住吧。老谢跟我说昨天经过你家小区,看见你在教你家边牧走正步呢!”萧嵘峥到警戒线外,这才弯下腰用手轻轻拍打着裤腿上的泥土。已将近中午,太阳高高挂在天上,天气已渐渐热了起来。汗水顺着萧嵘峥小麦色的脸颊流了下来,他的警服后背上早已湿了一片。“老大,你别听老谢胡说,他说的话什么时候靠谱过。现在是什么情况呀,报警人呢?”徐冉冉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脸。“死者身上除了撞击巨石产生的伤口外,目前没有发现其他的外伤。而观景亭附近的脚印很乱,目前痕迹检验的同事也在提取死者的足迹,而关于死因的具体结果还要法医检验报告出来才知道。你先跟老谢回局里做一下报警人的笔录。”“没问题,老大。”萧嵘峥说完,把戴在头上的警帽正了正,顺便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手上刚刚沾的裤腿上的土,混着汗水在脸上留下了道道痕迹。徐冉冉在他身旁四处张望着找老谢的身影,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平常威严的队长此刻变成了一个大花脸。这时,一袋湿纸巾被扔到了萧嵘峥的面前,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柑橘的味道。他抬头,只见女孩站在离他两米左右的地方,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被她高高的扎在脑后,脸上挂着淡淡的笑。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灰色卫衣,淡蓝色的直筒牛仔裤下,是一双有些做旧的卡其色马丁靴。她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一颗松树的树干上,看向萧嵘峥。“擦擦吧!”“你是谁,这里目前不对外开放,请你马上离开这里。”萧嵘峥回过神来,皱着眉头,厉声道,并快步向女孩走去。一旁的徐冉冉听了,连忙挡在女孩面前,不让萧嵘峥再靠近。“哎,老大,这位是我朋友,程晗,她可是个博士勒!就是她把我送过来的。阿晗,这位是我们刑侦大队大队长,萧嵘峥,萧警官。”“冉冉,你既然已经归队了,我就先回家写论文,不打扰你们办公了。你忙完了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做好吃的。”程晗无视着萧嵘峥的凌厉的目光,只是走上前轻轻地拍了拍徐冉冉的肩膀,让她放松下来,又鼓励似的温柔地揉了揉徐冉冉的短发。她的个子比徐冉冉矮了小半头,所以稍稍地垫了垫脚,这才揉地不是那么吃力。萧嵘峥在一旁看着觉得有些好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只能板着脸,强忍着。“那你路上小心呀,到家跟我说。”“好呢,我知道了,拜拜。萧警官,那就先再见了。”“嗯,再见。”警局里,徐冉冉和谢文聪正在给王强做笔录,老爷子早上发现死尸的时候惊吓过度,脸色煞白,已经吐了一上午了,现在才止住了,脸上也有了点血色。徐冉冉给王强到了杯热茶,让他捧在手里,暖一下。“您说您是晨练的时候发现的,那么您能说一下具体的时间吗?”谢文聪一边记笔记,一边发问。“我到山顶的时候应该是六点五十五分,因为我年纪大了,身体不大好又总是忘记带手机,所以就戴着智能手表,不用摘,也方便。我记得当时看了一下手表,正好是六点五十五分。”“然后您发现了死者之后马上报了警?”“对,我虽然吓坏了,可是也一点儿也不敢耽搁。”“那在您上山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有其他什么人下来?”“说来也奇怪,我今天还真的什么人都没有瞧见。以前的时候还能碰见几个锻炼身体的老头老太太,今天可能是入秋了,有些冷吧,我从下面到山顶就我一个人。”“那您发现死者之后可否接触过她?”正围着毛毯,吸溜着手里热茶的王老头听到谢文聪这话,猛吸了一口气,结果被烫的直吐舌头。“我说警察同志,我就是一小老百姓,胆小的很。我在亭子里看见都害怕的不行,哪里还敢上前去凑热闹。你这不是跟我这老头子开玩笑嘛!”“好了,我们的问题暂时就这些,如果后续还有问题的话,希望您能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配合,一定配合。”谢文聪看了一眼还有些发抖的王老头,跟一只正襟危坐的徐冉冉说道。“你陪王大爷坐一下,我先去跟老大汇报一下。”徐冉冉点点头。“你去吧。”谢文聪走后,王老头的状态也好了些,不觉得对面前这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官好奇了起来。“我说姑娘,你咋寻思着当刑警嘞?我老头子看到都怕,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害怕吗?”听了这话,徐冉冉笑了。“大爷,伸张正义哪里还分什么男的女的。我们当警察不都是为民服务,为民除害嘛。再说了,我可是经过警校专业训练的,胆子可大嘞。”“那姑娘你可真不得了,现在的小年轻可比不得你们,有些人就爱凑热闹,还不分场合,竟给你们添乱!”“嗯,那可不!”徐冉冉点点头,突然觉得不对。“您说有人凑热闹?在您报警之后?”“对呀,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儿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在我下来的时候要上去,我好说歹说,最后还是看到警察来了才没得逞。”“您刚刚怎么不说呢!”“我才想起来,那位警官不也没问嘛!”王老头有些无辜地看着徐冉冉,小心翼翼地又吸溜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您再喝点水,休息一下,我一会儿让同事送您回家。”说完,徐冉冉便快步走了出去。“老大!”徐冉冉气喘吁吁地跑到办公室,看到正在听谢文聪报告的萧嵘峥。“怎么了?”“刚刚王大爷跟我说,他报警没多久,就有几个社会青年得到消息,在明知这里有尸体的情况下还要进入。我觉得他们的信息渠道很可疑,或者他们会不会跟死者有关系?”听到这话,萧嵘峥的眉头紧锁,连面部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石头,白鸽!”“到!”一位身材高大健壮的男警官和一位身材娇小的女警官一起站了出来。“你们两个去查一下茂峰山下的监控,看看有没有符合报警人描述的可疑人物,尽快把他们带到警局。”“是!”“徐冉冉,老谢,你们两个去查一下各大网络平台,看看能不能从上面找到散发消息的渠道。”“是!”几个人领完任务便分头行动起来,而萧嵘峥把办公室的白板翻了过来,上面有一个女人的照片,和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图。这个女人梅眉,是一个星期前被人从长云海滩发现的。发现时,尸体已经被礁石撞击的面目全非。经过法医艰难的DNA比对和取证检验,不仅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并且发现死者的右心室内有大量的空气,初步判断是人为致死,而且这个女人在临死前不久刚刚做过绝育手术。这个案子到现在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如今又发现了一具尸体。虽然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萧嵘峥却隐隐觉得这两个案子有些的关联。程晗回到家门口,还未进门便听到里面吵吵闹闹的,还有小孩子时不时的尖叫声。她揉了揉眉心,掏出钥匙来开门。“哎呦,这是晗晗吧。都长成这么大的姑娘了!”刚一进门,还没等她换好拖鞋,就听见一个有些尖锐的女声说道。程晗看着面前这位笑起来恨不能把满嘴的牙都露出来的女人,觉得她面生的紧,有些疑惑地看向自己的父母。陆文瑾连忙给自己女儿介绍道,“晗晗,这是你爸爸的远方表姐,你叫表姑就行。这个小朋友是你的表哥的儿子,你的表侄子。”“嗯,表姑好,小侄子。”程晗微笑着点了点头,换好拖鞋,打了声招呼便准备进房间写论文了。老师临去首都讲座的时候给布置的任务,想想就头大。可是当她打开自己房间门的时候,就觉得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只见她原本放在玻璃罩子里的千年隼号的乐高被打翻在地上,混着玻璃碎片,一片狼籍。而放在桌子上的照片也被打翻在地,照片竟然被人用黑色的水性笔当成了画布一样的画满了涂鸦。程晗走过去,双手颤抖地拿起照片,透过那一层层的涂鸦,仿佛又看到了照片上的那个少年如春风和煦般的笑容。她沉默了几秒钟,深深吸了一口气,走出房门,看着在客厅里乱跑的小男孩儿,在他经过自己的时候拎起他的衣领,一把便把他提了起来,冷着脸问道。“你进过我的房间?”“啊啊啊啊啊,你放开我,奶奶!”大概三四岁小男孩儿突然被拎起,吓了一跳,不停地胡乱踢着腿想要从程晗的手里挣脱出来。客厅里的大人们连忙过来,那个所谓的表姑伸手用指甲抓着程晗的手,想让她松开。可是哪怕受伤被抓出了一道道血印子,程晗也没有放手。“你有毛病吗,进你房间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是个孩子,有什么好好说不行吗!”表姑尖声叫喊着,早就没有了刚才的和气。“晗晗,怎么了?”程观海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这里肯定有什么隐情。而这时,旁边的陆文瑾往女儿的房间看了一眼,呀的一声叫了出来。“这是你弄的么?你父母没有教过你不要乱动别人的东西么?你父母不教育你,我就帮他们教育你!”程晗把小男孩拎到房间门口,指着地上的一片狼籍说道。小男孩被程晗吓得呜呜的哭喊着跑到了奶奶身后。表姑连忙把男孩藏在身后,探着头,也看了一眼,有些心虚但是还是不敢示弱的反驳道。“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孙子喜欢,玩一下怎么了。他还是个孩子,你跟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她无所谓地反驳着,却没有发现连程观海的脸色也慢慢地发生着变化。“爸爸妈妈,你们看他把阿煦的照片毁成了什么样子!”程晗把那张被涂鸦的照片拿出来,眼睛有些泛红,但语气却依旧冷静。老两口看到照片,眼睛也一下子红了。而那个撒泼的女人,却依旧不依不饶。“不就是一张照片嘛!你再洗就行了,我家宝贝能画在上面还是给他面子呢!你一个大人,你跟孩子计较你丢不丢人呀!”“好了!”程观海扶了一下鼻子上的眼睛,厉声说道。“可是表哥……”“别攀亲戚了,说实话,咱们可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你想拜托我办的事,我不会给你办的。请你马上带着这个小孩儿从我家离开!”夫妻俩一左一右的把程晗护在怀中,不让女人再靠近她。“可是,他就是个孩子呀!”“我劝你还是好好管管你家孩子吧,缺家少教的就不要带出来丢人了。今天是我家晗晗好心帮你管教,以后你要是教不好,指不定要挨多少揍呢。”陆文瑾一改平时文雅的样子,此刻像一只护崽的母鸡一样说着戳人心窝子的话,把自己的孩子牢牢护着。“我呸,有什么了不起的。还知识分子家庭,这么小气。虎子,我们走。”表姑拉着吓到的小孩儿,骂骂咧咧的走了。程晗把手里的照片交到了父亲手里,然后一言不发地走进了自己房间,轻轻地关上了房门。留在客厅的老两口,看着被毁的面目全非的儿子的照片,陆文瑾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程观海搂了搂自己的妻子,也伸手擦了擦眼睛。“晗晗,爸爸妈妈跟你再一起把阿煦的飞船拼起来好不好呀。”陆文瑾整理了一下情绪,小心翼翼地趴在门上问道。“好!爸爸妈妈,我没事,等你们有时间我们再拼吧。”听着有些沙哑的回应,老两口也是心知肚明,便没有在门口多留,便回房了。房间里,程晗背靠着门,抱膝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默默地留下了眼泪……

章节列表

发布评论

关于第一章有案子了的精彩评论(679)

  • 战列舰i
    罗普斯城似成了货真价实之不陷之城,以不去接,亦不致伤。
    2021-10-21 253
  • 香酥小鱼干
    而于断力前,一切法术、招式、巧皆如土鸡瓦狗,不足平。
    2021-10-21 241
  • 狐哥耶
    墨之天下,风斜雨洒,五色之在刹那间落花,落花分飞
    2021-10-21 505
  • 飘过太平洋
    李青迪不无的放矢,然其言唐澜有危,则必有危,不必疑虑。
    2021-10-21 421
  • 淡味冰淇淋
    还敢在此乱吼,若非老虏,昏眩,岂可使之人魔教,与其所欲?
    2021-10-21 982
  • 空空情
    庇身符画毕,张小天咬破指尖,一滴血速之融其,俄而灭矣。
    2021-10-21 966
  • 最爱吃烤鸭
    终於扶桑,非最大之德川府及顺德府外,
    2021-10-21 737
  • 四散的流云
    只是脸上挂满了血之马血,此笑何如何拗。
    2021-10-21 771
  • 悟道渡红尘
    而在其股透贵气之灵力前下识之自微避,虽是微之一丝避?,既为所用矣,
    2021-10-21 169
  • 卡文的圆脸
    忽然阵静,凡人即以不敛,此人可为炎帝发任,则非在长中之少者可怒也。
    2021-10-21 131
  • 最爱红尘
    此引魂之花乃是洗除矣,如此,我便放心矣。秦飞空心。
    2021-10-21 871
  • 我饭李艺彤
    见面之刀疤手则抽在姜怡涵之面上,而于中途被一手给执腕,令其不动。
    2021-10-21 325
  • 兰小q吖
    不好,速解散!无数手喝,然终迟数,惟少许妙仙等及避与瞬移,
    2021-10-21 671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